首页 体育篮球正文

小马苏德不经打

qiandu 篮球 2021-09-13 15:44:14 3 0

作者|陶短房

当地时间9月6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他们已经“完全占领”了阿富汗境内最后一个抵抗其统治的省份——潘杰希尔省。

(潘杰希尔省)

但战事似乎并未真的完全结束。

抵抗方发言人很快在Facebook上表示了否认,并称抵抗武装仍在“谷地各处”顽强抵抗,据悉小马苏德和前副总统萨利赫也仍“十分安全”。

(小马苏德在9月6日表示自己十分安全)

北方山谷中的反抗有多顽强仍待观察。抵抗虽然还在继续,但“抵抗象征”潘杰希尔省会的易手,依然会沉重打击抵抗者的意志,在几乎看不到前途和有力外援的情况下,这种抵抗即便不会被扑灭,也难成什么气候。

潘杰希尔抵抗的象征

9月5日夜,前副总统阿卜杜拉的侄子、小马苏德政治顾问和“民族抵抗阵线”(NRFA)发言人、著名阿富汗媒体人达什蒂阵亡。

(塔利班军方一名指挥官表示,达什蒂于5日在战斗中身亡)

6日凌晨7时20分,塔利班武装出现在巴扎拉克潘杰希尔省长大院,升起了塔利班的白色旗帜,视频中出现了塔利班缴获自阿富汗政府军的美式大炮,和NRFA武装遗弃的3架直升机(疑似正包括小马苏德和萨利赫逃跑时乘坐的两架)。

(塔利班武装在省长大院升起了白色旗帜【来源:印度电视新闻记者】)

穆贾希德宣称“完全控制”潘杰希尔省,“这里是试图扰乱国家并为未来带来麻烦的敌人最后巢穴,随着这里的被剿灭,阿富汗从此彻底摆脱了战争的泥潭。”

但NRFA发言人随后在Facebook上表示“这不是事实”,抵抗武装仍在“谷地各处”顽强抵抗,小马苏德“十分安全,并将很快发表讲话”。

另有可靠消息称,前副总统萨利赫也“十分安全”,但他最后一次发言还是在4天前,当时他在疑似办公室的地点发布视频,谴责了巴基斯坦在阿富汗事变中的“消极作用”。

(萨利赫)

潘杰希尔谷地位于阿富汗北部兴都库什山区,是塔吉克族聚居区,地广人稀,遍布崇山峻岭,一条被称作“主谷之路”的通道自西南向东北贯穿山谷,数十条小山谷宛如叶脉般向两侧延伸,土地贫瘠但矿产丰富。

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这里是阿富汗抵抗游击队最后的根据地,塔吉克族抵抗领袖、原“北方联盟”(即拯救阿富汗伊斯兰联合阵线)名将“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以这里为大本营顽强抵抗,强大的苏军虽几次“打穿”主谷之路,并占领谷地内各主要城镇,但始终不能完全控制这座山谷,并彻底征服潘杰希尔谷地。

(潘杰希尔谷地)

塔利班第一次控制阿富汗政权时期,这里仍旧是反塔利班运动最后的基地,得到“基地”组织支援的塔利班武装同样曾多次“打穿”主谷之路并一度占领谷地大部分城镇,但同样始终无法彻底征服这里。

虽然老马苏德被塔利班派刺客暗杀,但反塔利班游击队生存下来,并熬到“9.11”后美国宣布“全球反恐战争”开始,随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进入阿富汗,以“北方联盟”为核心的阿富汗反塔利班武装联盟迅速“反弹”,并在几个月内席卷阿富汗,重返喀布尔,把曾经不可一世的塔利班赶回了东部山区。

当时的胜利同样摧枯拉朽,令人目不暇接,一如不久前塔利班重夺喀布尔的一幕——只是后者更快一些。

8月15日塔利班重返喀布尔后,绝大多数前政府官员、各地军阀或流亡、或归顺、或缄口不语,但老马苏德之子小马苏德和副总统萨利赫却一度失踪,塔利班曾放风,称小马苏德“逃到英国或法国”,萨利赫“逃到乌兹别克斯坦”,但网上很快出现两人乘直升机逃到潘杰希尔省省会巴扎拉克的视频和照片。

(小马苏德和萨利赫坐直升机现身潘杰希尔省【来源:微博@环视频】)

8月18日,小马苏德的“外联事务负责人”纳扎里宣布,已成立了一支号称9000人的抵抗武装,其中许多是逃往这里的政府军和特种部队残部,也有当地民兵和招募的新兵,在名为“民族抵抗阵线”(NRFA)的松散联盟领导下继续抵抗塔利班。

此后NRFA武装一直据守包括潘杰希尔省大部和巴格兰省安达拉布地区在内的潘杰希尔谷地,拒不服从塔利班的统治,这里再一次成为阿富汗反塔利班势力的最后存在,和阿富汗抵抗运动的象征。

如今,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宣布,“一切已经结束”,塔利班“完全控制”了潘杰希尔谷地。

(穆贾希德称已经“完全控制”了潘杰希尔谷地【来源:微博@澎湃新闻】)

02

抵抗结束了么?

8月20日,塔利班内部强硬派系、热衷自杀炸弹袭击的“哈卡尼网”曾单方面释放“小马苏德归顺塔利班”的消息,但很快被证实不符合事实。

此后塔利班大兵压境,战事零星发生但规模有限,双方边打边谈,但进展均有限。9月5日,塔利班突然加强攻势,先后宣布占领谷地内罗卡等八个地区,随后从法拉和赫尔曼德省两路夹击巴扎拉克。

(塔利班占领潘杰希尔【来源:微博@参考消息】)

由宗教学者组成的“乌勒马委员会”(Ulema)曾试图调解冲突,提出举行“各方和解大会”,5日晚小马苏德在Facebook上发帖表示同意停火并谈判,但塔利班方面不予理睬。

9月6日潘杰希尔省会陷落后,国际社会的观感不一。

小马苏德不经打

澳大利亚天空电视台国际事务编辑瓦格霍恩认为“潘杰希尔谷地陷落不过是时间问题,只是速度比想象得更快一些”,“就目前而言阿富汗全境的抵抗业已结束,西方必须决定如何与阿富汗的新主人塔利班打交道”。

英国保守党议员海皮(JamesHeappey)认为“尽管还有一些待澄清之处,但我们必须清楚一点,即从8月15日喀布尔易手起塔利班就是阿富汗的新政府,英国必须尽快与之合作以确保英国利益,当然,这不意味着要正式承认其政权的合法性”、“事实上塔利班一夜间就占领了潘杰希尔谷地”。

(塔利班在潘杰希尔谷地巡逻【来源:视觉中国】)

但前英国陆军总参谋长丹纳特对此持保留立场。他指出,事实上不论苏联入侵时期还是塔利班上一次控制全国政权时期,潘杰希尔谷地内的主要城镇都曾被外敌占领,但外敌难以在贫瘠险峻的山谷纵深持久,也就不可能彻底压制反抗。“阿富汗大多数地区的确已被塔利班所控制,但潘杰希尔谷地内的抵抗还会持续下去”。

熟悉潘杰希尔谷地情况的媒体记者马利克扎达则认为,塔利班急于抢占省会和“空无一人的省长大院”,好宣布自己已控制了阿富汗全国,并“彻底粉碎”了抵抗运动,但“目前他们所控制的只是一个省长办公室和一条主谷之路”,“潘杰希尔省和潘杰希尔谷地并非相同的概念”。

塔利班方面的发言虽然志得意满,但也隐约透露出战事的确并未结束。

穆贾希德在6日声明中称,塔利班“对可敬的潘杰希尔人民充满信心,他们不会受到任何歧视,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将为国家和共同目标服务”,他还呼吁抵抗者“早日从人烟罕至的山谷中回家”——这也表明抵抗者仍在“人烟罕至的山谷中”抵抗。

(抵抗者【来源:视觉中国】)

综合各方消息可以理出一个大致脉络:塔利班用了不长、但远比此轮攻势中在别处长的时间冲进了潘杰希尔谷地,占领了省会和省长大院,令抵抗运动受到重挫。

但抵抗并未结束,以普什图民族主义为标志的塔利班能否在聚居塔吉克族山民、习惯世俗生活的谷地久占,仍然不得而知。

03

此马苏德不是彼马苏德

有一点是确认的,此马苏德并非彼马苏德——小马苏德在此次阿富汗变局中,并未表现出乃父当年“一夫当关”的气魄、不屈不挠的战斗意志和舍我其谁的能力。

(阿富汗已故“北方联盟”领袖马苏德【来源:视觉中国】)

早在8月14日即喀布尔陷落前一天,小马苏德就称“可以和塔利班谈判”,8月18日刚宣布“抵抗到底”,两天后纳扎里就宣布了和塔利班谈判的条件,“是塔利班同意权力下放,及建立保障所有人的社会正义、平等、权力和自由的制度”。

也就是说,只要塔利班同意潘杰希尔谷地保持自治地位,小马苏德抵抗的“底”也不过如此。此后双方边打边谈,小马苏德总是给人一种“待价而沽”的感觉。

9月5日宗教学者建议“开会”,他的发言人迫不及待地表示同意,提出“我们可以停火,前提是塔利班在潘杰希尔省和安达拉布地区也停火,否则我们就战斗到底”。

很显然,在对方取得重大军事进展之际如此表态,这种“到底”等于告诉队友和对手,自己实际上心里“没底”。“将熊熊一窝”,曾留学英国的小马苏德并没有继承乃父的“狮心”。

(小马苏德【来源:微博@澎湃新闻】)

更要命的是,“将熊”,但兵也强不到哪里去:法新社记者8月19日曾探访潘杰希尔谷地,称当时谷地内聚集了大批来自四面八方的武装人员,“号称有9000人”,装备有轻型装甲车辆,“但军容不整,许多人很显然是刚招募来的”;同情抵抗运动的媒体记者马利克扎达一方面强调“抵抗并未结束”,另一方面也承认抵抗武装战斗力不强,“号称近万,真正能打的不过千把人”。

前两次潘杰希尔谷地可以打“持久战”,并非纯粹老马苏德和抵抗武装的功劳,美国和周边许多国家出于各自利益给予大量明里暗里支持和帮助,让抵抗武装训练有着、补给无缺,才是他们得以长期“挺住”的关键。

如今时过境迁,尽管迄今并无一国公开承认塔利班政权,但同样也并没有任何国家公开支持、援助潘杰希尔谷地和NRFA,相反,曾在抗苏战争中援助过潘杰希尔谷地的巴基斯坦情报机构(ISI)实际上是塔利班的后台,其负责人哈米格刚刚突访了喀布尔,而卡塔尔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阿卜杜拉赫曼·阿勒萨尼日前也出现在喀布尔。

不仅如此,匆匆“跑路”的美军和一触即溃的阿富汗政府军,还给塔利班丢下至少暂时够用的大量“洋枪洋炮”,彼虽“涨幅不大”,此却势头大消,“战四渣”对上战五渣,当然要节节败退。

(美军撤离前留下破损的直升机【来源:微博@CGTN】)

抵抗运动内部也并不团结:NRFA号称“民族抵抗阵线”,实则既不能代表全民族,也并没有显示出坚决抵抗的决心,而口气强硬的萨利赫则索性被定为为“贵客”,排挤在NRFA之外。

更要命的是,敌强我弱,喝过“洋墨水”的小马苏德却似迟迟下不了仿效乃父“钻山沟打游击”的决心,舍不得“坛坛罐罐”,在省会和交通干道恋战。

许多熟悉阿富汗内战格局的观察家早已指出,“潘杰希尔谷地能多次持久抵抗的关键是穷山恶水、天高皇帝远”,事实上即便“潘杰希尔之狮”,也并不能且没有死守着省会,抱着从喀布尔带回来的直升机、越野车恋恋不舍(马苏德曾是阿富汗国防部长,钻山沟前也是有直升机的),相比儿子喜欢的“水土不服”的装甲车、直升机,老马苏德更青睐能打能藏的“毒刺”防空导弹、高平两用的便携式重机枪,和可以背着爬山的107毫米火箭炮。

04

未来会怎样

安理会大多数成员在一段时间内大抵会维持“承认既成事实,但在外交承认塔利班政权问题上保持谨慎”的立场,并对在阿富汗投资和大量进行人道主义以外援助保持谨慎,手头拮据的塔利班能否稳定经济、尤其维持高达4000万人口的生计,目前看来不容乐观,一旦民生出问题,阿富汗这个脆弱的“生态”,想不出乱子都难。

(@联合国在微博称将对阿富汗有需要的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虽然抵抗还在继续,但“抵抗象征”潘杰希尔省会(请注意不是“潘杰希尔谷地”)的易手,会沉重打击抵抗者意志,在几乎看不到前途和有力外援的情况下,这种抵抗即便不会被扑灭,也确实难成什么气候。

倒是塔利班内部派系斗争会否在“敌国外患”和“心腹大患”相继消除后超过临界点,值得高度关注。

编辑|苏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lczshcp.com/post/11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