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NBA正文

英媒:布莱尔承认,他那一代领导人“天真地以为一个国家真的可以重塑”

qiandu NBA 2021-09-13 15:44:15 1 0

【环球网报道】20年前,当美国总统小布什志得意满地下令开启阿富汗战争时,时任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是他的坚定盟友。而20年后,2021年9月6日,英国一家智库,布莱尔在讲话中承认,他那一代西方领导人“天真地以为一个国家真的可以重塑,或者只是重建的时间需要更久一点”。

而他讲话的其他内容,信息量更大。

据英国天空电视台报道,布莱尔讲话的地点是在英国智库“皇家三军研究所(RUSI)”,他讲话时正值“9·11”20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20年前,布莱尔是第一位下令英军参与阿富汗战争的英国首相。

布莱尔在讲话中说,美国从阿富汗撤出,说明如今的美国对军事介入已经越来越没有兴趣,“很清楚,也许过去不是这样,但美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对派遣部队军事卷入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但他认为,尽管西方社会和政客担心武装部队的伤亡,但部署地面部队是很有必要的,因为仅仅使用无人机和特种部队来回应恐怖袭击有着很大的局限性。

布莱尔说,“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当下仍然是“第一级安全威胁”,如果不加以遏制,“危险就会来到我们身边”。西方必须和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穆斯林国家接触,共同合作应对极端分子的恐袭。“如果我们正在对抗的敌人发现,只要他们能制造更多的伤亡,我们的政治意愿就会退缩,那么这种激励机制就很明显了”。

布莱尔认为,当务之急,西方要想明白怎么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加强反恐,这对欧洲国家来说是特殊挑战,而对于英国,“不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英国就是欧洲一部分”。

“对我来说,最近最令人警惕的事态发展就是西方越来越没有构建战略的能力”,布莱尔说,“短期政治决策的必要性总是在挤压长远思考的空间”,这种意识会让我们的盟友越来越焦虑,而让我们的对手意识到,“属于我们的时代结束了”。

布莱尔还谈及新冠疫情,宣称“新冠病毒教会了我们,病毒有多么致命”。他进而警告,如果极端恐怖组织未来开始往生物武器上发力,会带来更大风险,这或许看上去像是科幻小说,但他认为,有必要为非国家主体制造这种威胁尽早做出准备。

延伸阅读:

在一片混乱的景象中,美国在阿富汗的二十年草草结束了。

花费了超2兆美元,死伤超过2万军民,美国却终究没能解决其视为威胁的塔利班。全面撤军之后,换来的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

除了诧异于塔利班攻势的神速,有一件事也让不少人不解——与美国打了二十年,塔利班从哪儿来的钱?

“坐在矿山上的乞丐”

战争,贫困,难民。

提到阿富汗,这几个关键词总会跳出来。

没错,这个国家是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2020年,GDP(国内生产总值)为191亿美元,人均GDP仅有581美元。

长年的战争,使得整个国家满目疮痍,甚至连一条铁路也没有。少得可怜的几条公路也由于战乱变成了坑坑洼洼的土路。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在阿富汗所大把撒的币。

一个常见的说法是,美国二十年间在阿富汗所花费的军费超过2兆美元。

2兆美元是什么概念?

相当于阿富汗100年的总GDP。

而这个数字,还只是各军情研究中心得出的保守估计。真实花费只会多,不会少。

重金砸出的精良部队,塔利班何德何能与之匹敌?

靠得是三大渠道,矿产开发、毒品贩卖和国内税收。

(沙漠和山脉占了大部分阿富汗国土面积)

2020年,北约对塔利班的收入情况进行了一次秘密调查,报告显示塔利班上个财年的收入为16亿美元,其中最大份额为矿产收入,达到4.64亿美元。

与中国有一条狭长的瓦罕走廊相连的阿富汗,身处亚洲腹地,是连接中亚、西亚、南亚和东亚的十字路口。

这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印度次大陆和亚欧大陆板块在此碰撞,一条兴都库什山脉从东北向西南横贯,占据了阿富汗国土的四分之三。

山多的地方,地层丰富,原本藏于地底的矿物跃出了地表,这使得阿富汗山区的矿物密度极高。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2010)的一份报告显示,阿富汗藏有价值4200亿美元的铁矿、2740亿美元的铜矿、250亿美元的金矿、810亿美元的镍矿和50亿美元的钴矿,总价值达到1万亿美元。

(阿富汗在希腊化时期的金币|丰富的矿产加上扼守欧亚大陆的咽喉位置,也曾在古代的阿富汗,为这个地区带来过繁荣富庶的文明)

而根据阿富汗矿业部对外招商的说法,则表述为“矿产资源总价值超过3万亿美元”。

虽然“坐拥金山”,但由于基础设施建设严重落后,电力匮乏,加上长年战乱,这使得阿富汗的矿产开采并不理想。纵然外部资金有意愿去开采,也受制于当地条件,开采效率不高。

中国也曾参与过阿富汗矿产的开采。

2007年,中国冶金集团和江西铜业击败了来自哈萨克斯坦、美国和加拿大的竞争者,赢得了艾娜克铜矿的开采权,并与阿富汗政府签订了28.98亿美元的投资协定。

这座最多贮藏1300万吨铜的铜矿,被认为是“全球第二大铜矿”。这个项目,也是阿富汗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国外投资。

(位于首都喀布尔南部的埃纳克铜矿已探明矿石总储量约7亿吨,铜金属总量达1133万吨,且矿石品质极高,曾吸引前苏联对此进行了十多年的勘探和试开采工作)

按计划,中国在30年内将拥有100%矿权,并将帮助当地建设包括铁路和电厂在内的基础设施。

然而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艾娜克铜矿都受到了塔利班以“所有人都要保护国家项目的安全”为由的阻挠,导致开采迟迟没有进展。

这一事态,在各方努力下最后得以改变,项目得以推进。塔利班也改变了原来的顽固态度,开始积极向外推销矿产开发项目。

矿产研究机构“全球见证”(GlobalWitness)的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塔利班每年在青金石矿、滑石矿上收益颇丰,滑石多出口至巴基斯坦。

(蒂拉丘地出土的黄金腰带)

禁毒,功亏一篑

英媒:布莱尔承认,他那一代领导人“天真地以为一个国家真的可以重塑”

毒品是塔利班的另一支柱经济来源。

它的收入(2020财年)为4.16亿美元,与矿石开采相差不大。

国际毒品产地,以三地最为严重,分别是东南亚的“金三角”,中亚的“金新月”以及南美的“银三角”。

这三地以“金新月”产量最大,其罂粟种植面积近11万公顷,每年生产4000吨毒品,巅峰时占据全球毒品产量的四分之三。

而“金新月”中毒品种植最泛滥的,就是饱受战火折磨的阿富汗。

阿富汗是世界鸦片生产第一大国,产量占全球约八成,罂粟是该国最赚钱的经济作物。

(密密麻麻的罂粟【阿富汗】)

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估算,该国GDP的一半是由毒品贸易产生的,全国3717万人口中有约330万人从事和毒品有关的工作。

一个国家近十分之一的人口从事毒品工作,既是不幸,也有无奈。

实际上,在美国推翻塔利班政府之前,塔利班曾在2000年与联合国合作禁止了阿富汗的海洛因生产,并宣布种植罂粟属于违反伊斯兰教教法的行为,通过威胁、强迫铲除和对违法者进行公开惩罚来禁止罂粟种植。

(在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前,塔利班几乎都要消除鸦片产业了,但至今,鸦片种植面积还是居高不下【参考:Wikipedia】)

原教旨主义极端政权,对于国民的行为控制极为严格。国民们铲的铲,烧的烧,纷纷改种其他经济作物。这件事的结果是,一时间塔利班控制地区的罂粟种植面积减少了九成,这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禁毒运动之一。

如果2000年的政策持续下去,失去了最大罂粟供给国的“金新月”很有可能一蹶不振。

但随着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塔利班失去了对管辖地域的控制权。那些失去正常工作,经济收入锐减的农民们不得不重操旧业。

仅仅几个月,阿富汗再次成为罂粟最大生产国。可以说,美国与阿富汗猖獗的毒品贸易是脱不了干系的。

讽刺的是,美军多次对阿富汗的毒品制造工厂进行过高密度轰炸,曾制造过一天之内轰炸68处毒品工厂的记录,同时也造成了大量平民的伤亡。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开年以来,阿富汗又新增了近40万人流离失所)

但轰炸工厂,实质上是“治标不治本”,因为毒品制作窝点的成本实在过于低廉。为了筹措资金,原本严禁罂粟种植的塔利班,在之后的二十年间再也没有提这档事。

阿富汗的毒品出口地主要是伊朗。

对于村落中的毒品贩子来说,只要成功把鸦片、海洛因、安非他命等毒品运送到伊朗,就能赚取每趟至少300美元。

(2016年,伊朗政府做了一件轰动全球的大事,将境内一个小村子的全部成年男子【近100名】处于绞刑,罪名是参与贩毒与吸毒)

对于贫穷的阿富汗人来说,这是一大笔财富。虽然他们需要冒着被逮捕、起诉以及被伊朗边防部队枪杀的危险。

阿富汗政府无力阻止走私贸易,许多穷人抱持运毒致富的想法,也确实有人因此发财,这造成了鸦片种植、加工和贩运的长期恶性循环。

也想站着挣钱

毒品贸易利润巨大,也因此为塔利班带来了丰富的税收。

塔利班从毒品生产到销售的全部环节都能谋利。它对管辖区的罂粟种植收高达10%的农业税,同时也向鸦片和海洛因制造工厂征收巨额税款,向贩毒集团征收保护费,一些受塔利班庇护的毒枭还会对塔利班贡献数目惊人的捐款。

(阿富汗战争于2001年打响,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塔利班治下的秩序彻底崩塌,阿富汗用了几个月时间又重新回到世界毒品产量的顶峰)

除了毒品以外,塔利班也收取普通商业活动的税收。

在它控制的地区,它向小企业主和零售商征收10%的营业税,向富人征收2.5%的财富税。涉及行业包括电力、水利、交通运输、采矿业,只要是有经济活动,塔利班就会收税。

塔利班动作频频的“收复疆土”,也在扩大着自己的税收来源。

比如今年7月,塔利班接连控制了昆都士省通往塔吉克斯坦的关键口岸,先是雪克邦达,后是伊什卡希姆。这些口岸支撑着两国绵绵不绝的贸易运输。

《华尔街日报》中,雪克邦达贸易商协会会长哈希米接受采访时回答道,“每天有50到80辆运输塔吉克斯坦水泥的卡车从桥上通过,预计塔利班每天能获得约1.3万美元的关税收入。而塔利班目前征收的关税低于阿富汗政府的征税额度。”

(阿富汗军队士兵在赫拉特省的一条公路上与塔利班进行对抗)

这样的“赚钱地”,塔利班攻陷一处,经济实力就增长一分。

在2020财年,塔利班收了1.6亿美元的税。

按照阿富汗GDP一年191亿美元,塔利班作为其中一个地区势力,收了1.6亿美元,其实这个比例并不算高。

对比中美两国,感受会更为直观。

2020全年,中国税收收入15.43万亿元,GDP总额近101.6亿万元,税收占GDP比约15%。

2020财年(2019/10/1-2020/9/30),美国财政收入7.34万亿美元,美国同期GDP约20.98万亿美元,税收占GDP比近35%。

北约报告也由此得出结论,塔利班并没有通过税收打算榨干国民财富,它试图寻求更多的群众支持。

不出意外的话,塔利班在被美军驱逐20年之后重掌本国政权,而眼下它正努力“广结善缘”,争取获得更多的国际支持,减少被制裁的可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lczshcp.com/post/11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