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正文

俄媒:阿塔新政府部分官员被美国“通缉”

qiandu 国际 2021-09-13 15:44:17 3 0

原标题:阿塔宣布新政府部分官员名单,俄媒:其中一些人被美国悬赏百万美金“通缉”

【环球网报道】当地时间9月7日,阿富汗塔利班宣布组建新政府,并向外界公布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政府建构,同时公布部分政府官员名单。“今日俄罗斯”(RT)称,阿富汗塔利班公布的官员名单中,其中一些人被美国政府悬赏百万美金“通缉”。

(RT报道截图)

新政府中,穆罕默德·哈桑任代理总理,巴拉达尔担任副总统,穆罕默德·雅各布任代理国防部长,哈卡尼担任代理内政部长,哈利勒·哈卡尼担任难民部长,赫达亚拉·巴德里担任代理财政部长,阿卜杜勒·哈基姆·沙蒂为代理司法部长,穆罕默德·伊德里斯担任中央银行代理行长。

此前报道

在20年前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犯偷窃罪的人将被砍掉四肢,通奸罪会招致死刑——这是塔利班根据伊斯兰教教义制定的极端法律,而负责审判的是最高法官希巴图拉·阿洪扎达。如今,他被任命为新伊斯兰政府的最高领袖,这让外界担忧塔利班是否会像承诺的那样建立一个包容的政府。稍微让外界放心的是未来的总统人选,塔利班联合创始人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不同于其他“神秘面孔”,巴拉达尔近十年一直活动在国际关注下,在卡塔尔、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国之间进行外交斡旋,且一再表达“自由、独立、统一、发达”的治国愿望。塔利班内阁预计本周公布,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问题摆到他们面前:塔利班如何完成从反叛斗争到和平统治的过渡,以及,如何博得世界各国的承认?

▲塔利班接管喀布尔机场后,组织成员站在美军飞机内。

信徒指挥官

阿洪扎达的名字“希巴图拉”在阿拉伯语中意为“神赐之礼”,他本人也一直从事和宗教相关的职业,在加入塔利班前,他曾在清真寺授课和传教,是一名强硬派宗教学者。上世纪90年代初期,阿洪扎达加入塔利班,是组织最早的成员之一。

加入塔利班早期,阿洪扎达曾做过“穆塔韦”——即伊斯兰宗教警察,还曾在坎大哈省的“圣战学院”中做过教员。1995年塔利班控制阿富汗西部的法拉省之后,阿洪扎达升任当地军事法院的首脑,后又成为塔利班建立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教法法庭的首席大法官。塔利班流亡期间,阿洪扎达成为组织的宗教领袖委员会负责人,还曾担任过塔利班第二任首领曼苏尔的副手。在组织内部,阿洪扎达颇具威望,但凡涉及教法及教令的相关问题,塔利班两任首领奥马尔和曼苏尔都会向他征求意见,他还获得了“谢赫·哈迪特”(sheikhul-hadith)和“毛利”(mawlawi)这两个伊斯兰宗教尊称。

2016年,前任首领曼苏尔被美军无人机击毙后,阿洪扎达被任命为塔利班最高领袖。美国大学研究恐怖组织的贝肯副教授告诉《华盛顿邮报》,阿洪扎达上台时,塔利班由于内部派别的竞争而处于分裂的状态。“当他掌权时,他确实能够统一塔利班,他的上台最终对塔利班非常有帮助,让该组织能围绕一个领导人物而团结在一起。”贝肯说,阿洪扎达不是一个面向公众的“日常战术决策者”,他更多的是一个“保持距离的宗教人物”。

和塔利班初代首领奥马尔一样,他长期居住在坎大哈,几乎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只对外公布了一张照片。《纽约时报》称,阿洪扎达有两个儿子,其中幼子拉赫曼是塔利班自杀式炸弹袭击小组成员,即使阿洪扎达成为最高领导人后也没有退出。2017年7月,拉赫曼驾驶满载炸药的车冲入阿富汗一个军事基地,在袭击中身亡——这一事件也为阿洪扎达赢得了更多来自塔利班内部的尊重,帮助他加强对组织的控制。

▲阿洪扎达唯一对外公开照片。

俄媒:阿塔新政府部分官员被美国“通缉”

路透社称阿洪扎达“对塔利班的政治、宗教和军事事务拥有最终决定权”,在新政府成立后,也是如此。塔利班预计会沿用“伊朗模式”,即有总统和内阁,但由宗教权威担任最高领导人,有权决定政策,推翻法律,并凌驾于总统之上。塔利班文化委员会成员阿纳穆拉·萨曼加尼强调:“信徒指挥官(阿洪扎达)在政府中的存在是毫无疑问的,他将是政府的领导人。”

谈判高手

和宗教导师阿洪扎达相比,外界对巴拉达尔的了解更多。“他并不是人们以为的那种能领导塔利班摧毁美国在阿富汗20年努力的凶悍人物。”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曾这样评价他,称他“总是披着长袍、戴着头巾,留着长长的灰色胡须,眼神疲惫”,但他最终为塔利班赢得了重新建国的机会。

巴拉达尔于上世纪80年代参加了阿富汗“圣战”组织对抗苏联的战斗。战争结束之后,巴拉达尔与他的前指挥官奥马尔在坎大哈建立了塔利班。有传言称,他和奥马尔关系很好,还娶了后者的妹妹,而“巴拉达尔”也是奥马尔给他起的绰号,意思是“兄弟”。

▲2020年2月,巴拉达尔代表塔利班和美国达成和平协议,美国随后开始从阿富汗撤军。

塔利班执政期间,巴拉达尔扮演了重要的军事和行政角色,被描述为“调和者”,在被美国赶下台之前,他官至国防副部长。在流亡期间,巴拉达尔也以强大的军事领导力和微妙的政治运作而闻名。西方外交官认为他是奎达舒拉(QuettaShura,塔利班流亡巴基斯坦后由最高领导人组成的议事机构)中最能抵抗三军情报局的控制和最能与喀布尔进行政治接洽的一位领导人。《新闻周刊》将他描述为“老式的普什图部落首领”,称他有权有势但善于协商,“与某些人相比,巴拉达尔没有那么极端”。巴拉达尔曾撰写关于“如何赢得民心”的手册,记录下诸如“减少平民伤亡”等行为守则,下令塔利班士兵随身携带。

2010年,巴拉达尔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成功追踪,并在卡拉奇被巴基斯坦的情报部门逮捕。2018年,在美国的要求下,巴拉达尔被释放,随后参加了在多哈举行的和平谈判。《金融时报》认为巴拉达尔的成功并没有表现在战场上,而是体现在谈判桌上。他曾两次会见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并和前总统特朗普通电话,他还带领代表团前往多国进行外交访问,在阿拉伯、欧洲和亚洲多方间斡旋获得支持。“他有一种魅力……当你说话时他会看着你,捕捉你的情绪,让你感觉他关心你说的东西,”曾旁听2019年美国与塔利班谈判的记者杰基·诺瑟姆回忆道,“但如果回看双方的谈判进程就会发现,他从未在任何重要的事情上作出过真正让步,反而是美国一退再退。他是一个出色的谈判者。”

比叛国更难的治国

巴拉达尔曾表示,希望建立一个伊斯兰制度国家,“让所有部落和民族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不受任何的歧视,并能在爱和兄弟的情义中生活”。但想要建立一个既确保国际合法性又做到对内团结的国家并不简单,斯坦福大学下属的研究员阿斯凡迪尔·米尔指出,如果塔利班陶醉于夺取政权的胜利时刻,巴拉达尔试图推动的实用主义和实际政治可能难以实施。在攻占喀布尔之后,巴拉达尔承认,“从来没有想到我们会在阿富汗取得胜利……现在考验来了,我们必须迎接挑战,为我们的国家服务并确保其安全,从而能够让它稳定地向前发展”。

目前,塔利班已经面临来自财政和恐怖主义威胁等各方面的巨大挑战。财政方面,此前阿富汗60%的国家预算依靠国际援助,但现在世界银行和其他国际组织切断了对阿富汗的援助,当地出现了现金短缺的情况,尚不清楚塔利班能否获得足够的资金来维持整个政府的正常运行。虽然塔利班已经任命了组织内的一名成员伊德里斯为代理央行行长,但他此前并未接受过任何正式的金融培训,可能很难在财政方面迅速有所作为。经济动荡还可能加剧贫困问题。据世界粮食计划署驻阿富汗代表介绍,目前阿富汗有1400万人处于饥饿状态,200多万儿童营养不良,还有许多人面临流离失所和健康威胁等各种问题。而由于塔利班转换态度和谈、美国等多国联军从阿富汗撤军的问题,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已经有了卷土重来的迹象,接连发动对美军和平民的攻击,导致伤亡惨重。塔利班执掌政府后还需应对外部恐怖主义威胁,才有望达成国内和平。

▲塔利班政府将如何保障妇女儿童权力是外界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lczshcp.com/post/11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