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科技探索正文

主旋律怎么拍? | 专访《花开山乡》《大决战》导演高希希

qiandu 科技探索 2021-09-13 15:44:31 3 0

文│经纬

年初,《山海情》《觉醒年代》引发全民观剧热潮。这两部主旋律电视剧的口碑、热度、收视等各维度的数据全方位领跑,并在年轻观众群中激起了广泛的讨论和“YYDS”式的盛赞。

6月,另一部主旋律电视剧《大决战》,同样以极为出圈的方式受到年轻观众的追捧和喜爱。这部以解放战争为背景,讲述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主旋律战争剧,以十分恢宏的战争场面呈现和“使历史课本上的人物活过来”的角色塑造水平,在同期播出的众多主旋律剧、热播剧中突围而出,收视率连续27天排名第一,全剧平均收视率1.23%,单集最高收视份额9.49%,创下近四年CCTV-1黄金档单集收视最高纪录。

《大决战》能够取得如此成绩,导演高希希功不可没。作为曾经缔造过《三国》《楚汉传奇》《甜蜜蜜》《幸福像花儿一样》《历史的天空》等一大批优秀影视作品的资深导演,高希希早已对历史、战争、情感等各种类型驾轻就熟,对主旋律题材更有着自己的一套创作方法论。

前作《大决战》刚收官不久,新作《花开山乡》随即在央视一套黄金档开播。《花开山乡》同样是一部主旋律电视剧,改编自国务院参事、作家忽培元的小说《乡村第一书记》,聚焦“乡村第一书记”这一群体,展现了主人公白朗(王雷饰)深入基层、克服重重困难,将一盘散沙的村民团结成乡村发展的生力军,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保卫青山绿水,打造美丽乡村的故事。

该剧于8月29日在央视首播后,获得同时段收视冠军。但因其农村题材受众有限等原因,在爱优腾等网络平台播出后,并未取得如《大决战》般的“出圈”效果。在今年建党100周年的时代背景下,探究主旋律影视作品的创作问题对行业来说至关重要。为此,我们采访了高希希,请他讲述关于主旋律电视剧该如何创作的问题。

紧扣时代主题、塑造时代英雄

人们常说:“时势造英雄”,这句话用在影视作品上,就是“时代造就作品”。

无论是从唯物史观出发全景式展现解放战争的《大决战》,还是立足于当下社会现实、展现第一书记带领民众推动乡村振兴的《花开山乡》,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那就是作品的立意紧扣时代主题,着墨在各色鲜活的人物身上,塑造时代英雄。

“《大决战》是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新中国,是人民选择了党,体现的是人民与江山之间的层次关系。而在当下,国家正在巩固脱贫攻坚的成果,大力推进乡村振兴,所以《花开山乡》体现的是一个朴朴实实的共产党员干部如何为了人民踏踏实实地做事。”

为了紧扣这种时代主题,高希希在《大决战》中,分别从战略(领袖)、战术(将军)、战斗(士兵)三个层面,也即在三个不同的视角上,全方位展现了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在蒋介石的独裁统治下,派系林立、各自为政的混乱局面,许多底层士兵更是因切身感受而自愿转向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丧失民心完全相反,中国共产党则是从领袖到将领及普通士兵都是民心所向。

而在这三个视角之下,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各个角色均被塑造地有血有肉、鲜活可信。从毛泽东、蒋介石等高层的领袖,到林彪、杜聿明等中层将领,再到房天静、乔三本等底层士兵,无一不让观众感同身受。可以说,《大决战》的群像塑造极为成功。

而在《花开山乡》中,高希希更是以真实为基底,以温度和情怀为笔触,深刻揭示作品所表达的时代主题。“现实主义来源于生活,原小说的故事基础非常好,采访了大量真实的人物,做了很多很细节的工作,我们表现起来就会很自然也会很生动。”

高希希举例说道,“剧中白书记经历的、面对的那些情节都是真实的、曾经发生过的,有些细节和故事还真编不出来,我印象很深的,原型主人公带我们几个主创挨家串户,坐下来跟村民聊聊天,他们以前的收入是多少,现在的收入是多少,现在家里的主产业是什么?村里和书记是怎么帮他们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聊了之后,我脑海里头就有画面,不用看剧本,我都知道该怎么拍了。”

因此,用高希希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主旋律作品首先是要在紧扣时代主题的前提下,塑造时代英雄,“《大决战》塑造的是历史英雄,《花开山乡》塑造的则是现实英雄”。

极端真实,极致细节

“对大的历史剧创作来说,在结构上,我们可能会经常强调一句话,叫大事不虚,小事不拘,但是像《花开山乡》这种农村题材的比较局部的创作,那就要立足一个‘真’字。”

主旋律怎么拍? | 专访《花开山乡》《大决战》导演高希希

有些东西,仅靠创作者去凭空想象,很难完成。高希希说,在二十几年前,他曾拍过一部叫《涸辙》的农村题材剧,那个时候还是刚刚改革开放,农村还处于极贫阶段,当时流行的口号叫“要致富,先修路”。但今天的农村与农民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从物质条件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及个人的思想等,全都不一样。

“今天几乎每一个农民手上都有一台手机,你怎么样在剧中去体现农民一只手拿着锄头另一只手又拿着智能手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带着类似这样的疑问,高希希带领主创团队历时两个月实地走访,把“下生活”作为重要的工作方式,深入拍摄地河南南阳淅川县体验农村生活,与当地干部、村民进行了充分交流,感受乡村干部工作时的艰难,从现实生活中汲取创作灵感,设计角色与矛盾冲突。

“在现场,哪怕一个耙犁,一个簸箕,一串辣椒也都是需要很认真的去考量”。为了能用真实的细节还原场景和故事,整个剧组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在拍摄期间,剧组坚持吃住在乡村,穿梭在茫茫山峦中,不仅动辄驱车三、四小时转场取景,部分取景地还会因车辆无法进入而需要人工搬运设备,更会因信号不好“全体失联”。此外,“拍摄期间,遇上了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是一种封闭式的拍摄方式。”

在美术设计上,剧组还专门组建团队利用景片、CG技术等,对如今的新村落进行了“旧村落”场景改造搭建;在拍摄上通过各种不同镜头与机位组合,构建空间场景与人物关系上,力求呈现丰富、真实的影像,“希望让观众看不到镜头,演员们在其中自然地流动,一定把镜头前的生活当成真实的生活来表现。”

“也做了一些对比式的揭露,比如有些地方为了省钱省事就盲目地把工业垃圾,往美丽的山村倾倒,一个美丽的玫瑰谷,最后成了一个垃圾谷,然后导致村民患病,这些其实都是我们应该反思的。”

高希希在讲述了大量细节之后总结到,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者,要克服浮躁,少谈经验论。“不要老拿经验来说话,要真真实实地去感受,因为每一天在你镜头前的人们都在变化,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

不忘初心,

即使不出圈也能找到自己的受众

“《大决战》的出圈实际上也是一种信号,就是现在的年轻人非常愿意去关心自己国家的历史、前途和命运。”

高希希说,在《大决战》播出之后,有很多年轻观众给他反馈说很喜欢看这部剧,“年轻观众本来开始看的时候很多人抱着半嘲笑或者半叹息的状态去看的,没想到后来就看进去了,觉得挺真实,越往下看越觉得真实,有些看不明白的还要去百度查一查,这个过程其实就是每个年轻人探求真理的过程。”

在某种意义上,《花开山乡》也是高希希献给年轻人的一部剧,他希望通过这部剧让年轻人能够看到社会真实的一面,“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如果你生活在城市里,很难了解到这些偏远落后地区的困难与真实现状:诸如基础设施不到位、环保意识不足等问题。但是通过影视作品就可以很直观地让大家感受到这个国家,感受到农村近些年是由如何由弱变强,由穷变富的。”

他说,这几天《花开山乡》在央视和网络平台上播出,他也收到很多观众的反馈,尤其是河南民众的反馈特别多,因为这部剧让他们真切地感受到,这就是他们身边的事。

当记者问起接拍《花开山乡》这部剧的起源时,高希希这样说道,“当初河南省委宣传部找到我,希望我来拍摄这么一部反映乡村发展的故事,我翻了一下剧本,觉得还挺接地气的,就同意了。在选景的过程中,我们到河南省南阳市的淅川县,没想到一到那儿就把我吸引住了。那里山水非常美,就在丹江的源头,那是南水北调的源头。北京能吃上干净的水都是他们的奉献,他们从50年代就开始移民,背井离乡从渔民变成牧民,默默无闻地抛家舍业。我看了一组又一组他们背井离乡的照片,非常感动。”

所以能够用文艺作品去展现中国的现实与发展,对于高希希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我感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大家要一起富裕,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

据高希希透露,实际拍摄地的村民,在第一书记等人的帮助下,人均年收入已经从原来的1000至2000元,到剧拍完的时候提升到了21000元,翻了十几倍。这是真真实实发生的巨大改变。

因此,即使《花开山乡》由于农村题材受众有限,并不能如《大决战》那样“出圈”,也并不影响这类作品的使命与价值。在高希希看来,“主旋律其实在任何国家都一样,文化结构中的主流一定是昂扬向上的。在国内,过去市场上有些作品的价值观有些偏离,但现在已经扭转回来了,我们创作者和观众面对的市场也越来越健康,现在很难再区分哪个是纯娱乐片,哪个是单纯的主旋律,因为所有的影视作品都要体现出正确的价值观和价值导向。”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lczshcp.com/post/11642.html